“今年销售量比去年同期又提高了20%左右。”看着店门口排着的长队,宁波汤团店经理徐正留笑着说道。记者昨天在豫园商城内的宁波汤团店看到,几大箱刚刚包好的半成品汤团堆放在收银台边,不一会儿,就销售一空。长长的队伍从拥挤的店堂一直绵延至门外十几米。

  徐正留告诉记者,临近元宵,热闹的灯会吸引了更多人气,对汤团销售也起到了一定的拉动作用。“这两天日销售达7万只,元宵节当天预计要达到10万只。”据他介绍,从销售看,近两年的显著变化是外卖量出现了攀升,且大部分是零售。“现在外卖和堂食基本各占一半,外卖中,团购也从原来占比超过50%,降至这两年稳定在三分之一左右,即便是员工福利有所放开后,依旧是零售占大头。”

  记者昨天在王家沙看到,汤团销售柜台前贴出了“蟹粉汤团每人限购8盒”的标示。王家沙副总经理刘重亮告诉记者,这两天店里的几个经典款汤团均能卖到脱销。“比如蟹粉鲜肉汤团,去年高峰时段每人限购10盒,今年不仅限购时间提前,购买的量也有所缩减。”价格方面,今年王家沙汤团有小幅上涨。“蟹粉鲜肉涨了2块,包装换了,原材料也有上涨,所以售价有所提高。”刘重亮说道。

  销售火爆,但对于徐正留而言,如何保证供应是一大头疼的问题。“我们这里的汤团,从馅料开始,全部是自己手工做的,产能都是靠人工堆出来的,技艺传承了几十年前老师傅的手艺,至今已经是第八代。但是现在我们包汤团的师傅都四十几岁了,大部分是当时从餐饮学校毕业出来的一批上海人,到了这两年,根本招不到年轻人。即使是安徽、江苏等地区的年轻人也不愿意来做,因为确实很辛苦。过年了不能休息,反而是一年中相对最忙的时候。”据其透露,高峰时段,一位师傅一天要包5000只汤团,从清晨6点开始,一直工作到晚上8点,即使是平时淡季,一天也要包上2000只汤团。

  产能要提高,汤团师傅又难招,怎么办?徐正留说,今年,企业利用现有资源,让后勤职工一起帮忙包汤团,确保供应。“我们的后勤管理人员、服务员、店长、基层经理,都要下到一线。比如提前两小时上班,开始包汤团。这样一来,产能就足够确保元宵节期间的供应。”他告诉记者,店里几乎每位职工都经过培训,掌握了包汤团的技能。

  事实上,从去年10月份起,汤团就已经进入了销售的旺季。记者昨天看到,12个包汤团的师傅中,就有一位是店堂经理。“目前只能充分挖掘内部的资源,以后也希望能够招到更多年轻职工,毕竟技艺总要传承下去。”徐正留说道。

  热点新闻:

  上海房产税应税临界价格再调整 今年上调8818元

  沪上银行理财收益率暴涨 市民大排长队2小时抢购一空

  iPhone 8售价或高达1000美元 外形似光滑的黑石头

  上海13岁少女悄悄打赏男主播 两月败光父母25万元

  14岁上海女生酒吧坐台彻夜不归 见父就逃

  天气预报:

  花式初雪或是申城今冬最后一场雪 下周起气温回升